p夜皇神权第一章第五节火灵之痛p

潜江历史网 2020-02-26 02:46:48

夜皇神权【第一章】第五节·火灵之痛

后来我就把贝贝他们藏了起来,自己去洗了个澡~栀夏抱着贝贝轻轻地走到舞斯面前,好了,舞斯,答应你的事情我做到了。我也要走了。

你先等等。舞斯放下两只小熊,坐在栀夏的面前,目光里不再凶厉,你不但帮我找回了我的孩子,还救了他们,而且,最终你的血不也还是给了我的孩子吗?这对于她有那么多的好处。你说过,我能给你什么报酬,我能做的,也就只有这个了。

舞斯轻轻地张开巨大的熊掌,手心里一棵散发着冰冷的蓝色光芒的小草,我想,你应该需要它。

栀夏轻轻地接过来,墨眸柔柔地看着那株小草。冰凌三生草,可以掩盖龙族皇室血脉的一种仙草,只生长在极阴地区,寿命只有三个时辰,采摘下来以后只要适当保存就可以永不凋谢。

谢谢你了~舞斯。栀夏轻轻地握住冰凌三生草,右手又轻轻地摸了摸贝贝的头,轻声道,舞斯,你帮离冬阳和飞亭两个人解开封印就带着贝贝他们先走吧。我还有一些事情要解决,稍后便会离开。

我们还会再见的。舞斯向栀夏挥挥手,又走到离冬阳和鹿飞亭面前,两只熊掌按在他们的胸口处,一阵红光闪过,舞斯便又放开了手,你们的封印我已经解开了,以后不许再来这里!说完便带着三只小熊就离开了。

啊~看着舞斯消失,栀夏才面色发白地跌坐在地上,强笑着看向离冬阳,喂那个女孩,是你的,什么人啊?下手好狠。

栀夏!鹿飞亭跑到栀夏面前,食指探了探她的鼻息,又捏了捏她的手,就像被火烧一样。鹿飞亭长眉紧蹙,对离冬阳摇了摇头,是慕朵下的手,她在栀夏身上种了火灵。

走吧。离冬阳轻手将栀夏抱了起来,对鹿飞亭摆摆手,你在前面探知,越快找到她对祈愿栀夏越有利。

好。鹿飞亭点点头就跳上了旁边一棵树的树枝上,右手食指和中指并拢贴在眉心处,白色的光芒忽然闪起,周围的枝叶间就出现了许多类似的白色光点,光点随着鹿飞亭的左手手指的指示散开在四周。

好了,现在就等我散出去的灵回来了。鹿飞亭慢慢地睁开眼睛,从树枝上跳下来,站在离冬阳的面前。

我们走吧,试着找一找总比在这里等着看她死的好。离冬阳轻轻地抱着栀夏,长眉紧蹙地看着她苍白的脸。

向左走一直,向左走。睡梦中的栀夏薄唇轻佻,低声呢喃。

鹿飞亭疑惑地看了看离冬阳,要不要试一下向左走?

你认为她听得到我们说话吗?我猜,向左走是她要去的目的地吧。离冬阳铁青着脸走在前面,蓝色的眸中闪过一丝微光,我们继续走吧,目前最重要的,是找到慕朵,让她把祈愿栀夏体内的火灵先收回去再说吧。

夜色愈深,天上的繁星逐渐暗淡,一轮皎月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换了方向,静静地悬在天上。

有了!走了大概一刻钟左右,鹿飞亭紫眸一亮,左手指尖接住了从远处飞来的一点白光,右八七百米远处。他们好像正在休息秋言他们也在那里!

离冬阳抱着栀夏,之前又和舞斯战斗过,全身稍微疲惫,双手也有些麻痹,但是手心处明显感觉到栀夏的身体处传来的明显的火烫,再这样下去,恐怕就不行了。

冬阳,把她给我吧。你累了~而且,我也能行动的更快。鹿飞亭注意到了离冬阳的疲惫,将栀夏接了过来抱在怀里,转身就径直向右飞去。

离冬阳稍稍休息了一下就向鹿飞亭离开的方向飞去。

夜已经很深了,树林里一片黑暗。一处暗地隐隐约约亮起一丝火光,大约二十个人围在火篝之前静静地坐着。

旁近的几棵树上还有几个人在警惕地巡视着。

秋言,我们不去找一下冬阳吗?一个皮肤黝黑,脸上蓄满胡子的健壮中年男子拍了拍身旁的银发少年,脸色凝重。

如果果真如慕朵所言,我们也不知道去哪里找冬阳。当初说让他们两个单独行动就是一个错误的选择。银发少年俊气的脸上满是担忧,长眉紧锁,双手十指紧扣顶在下巴上,墨眸紧紧地盯着红发女孩,你不是说在那个女孩身上种下了火灵吗?我看,似乎没有什么作用。

你凶我有什么用?!你身为一个队长连自己的队员都看不好,是不是应该怪一下你自己呢?!慕朵一点也不退让,银白色的眼眸一片凶厉,冬阳要是回不来,你也别想好过!

你一个人泉初期能奈我何?!秋言轻哼一声便不再理会慕朵。

你慕朵被气得死死的,手心凝结出一股红光正想开架的时候一棵树上的探子吹出一声哨音,探知到鹿飞亭和离冬阳的灵了,正向这边赶过来了。

红发女孩想都不想地就冲了出去,红色的头发留下一道隐隐约约的光影。

夏焓、麦梵、千凯,你们三个立刻出去接应他们两个,确保没有灵熊跟踪。秋言飒地站起来,冷静地叫了三个队内的人去接应鹿飞亭,又转向其他的人,其他人以防万一做好战斗准备!

是!

栀夏栀夏你还好吗?鹿飞亭手中抱着栀夏,急急忙忙地向远处刚刚出现的一丝火光奔去,就快好了。不知道为什么鹿飞亭竟然有一丝的恍惚,仿佛怀里抱着的,是那个记忆深处熟悉而陌生的人,脸上沾满了血迹。

飞亭!前方一张熟悉的声音传来,一道蓝色的身影掠过,鹿飞亭吓得抬起头来,眼中映入一张熟悉的脸,千凯!

千凯停下来,瞄了一眼鹿飞亭怀中的黄纱少女,眉头紧锁,她就是郢慕朵说的那个人吧。你怎么把她也带回来了?冬阳呢?

先别说这么多了,郢慕朵在哪里?鹿飞亭语气急切,眼看着夏焓和麦梵两人也来了,但是他的脚步并没有因此而停下来。

她比我们还早出来千凯还没说完耳畔就掠过一股风,余光中隐约见到一道红色的身影。

冬阳~红发女孩比千凯三人更早来到,但是却发现鹿飞亭怀中竟然抱着中午见到的那个黄纱女孩,就躲了起来静静地听着四人的对话。见到鹿飞亭身后急急赶来的离冬阳后就再也按耐不住自己冲上去抱住了离冬阳。

你过来!鹿飞亭展开身法,急速来到郢慕朵跟前,左手搂住栀夏的腰,右手抓住郢慕朵的手腕,生生将郢慕朵从离冬阳身上扯了下来,拉到栀夏面前。

你抓得我好痛!郢慕朵娇喝一声甩开鹿飞亭的手,你疯了?!离冬阳轻轻地按住鹿飞亭的肩膀,低声喝到冷静点,她不是盈盈!你看清楚点!

鹿飞亭慢慢地冷静下来,似乎想到了什么,紫眸上一丝莹光闪现,紧紧地闭上了双眼,将栀夏递给了离冬阳。

快点!把你种的火灵拿出来!离冬阳接过栀夏,冷静地对郢慕朵命令道。

为正想撒娇的郢慕朵话还没说完,就对上了离冬阳阴沉的脸,撇了一下嘴,左手悬在栀夏腰部中午射中的伤口上方,一股红光从栀夏的伤口处涌出汇聚到郢慕朵的手心处,她一握拳,红光就突然大量涌出汇到她的手心处,钻入郢慕朵的体内。

啊!火灵抽出,但是栀夏的伤口也因此裂开,血从伤口处汩汩地流了出来,昏迷中的栀夏因此吃痛地叫了出来。

慕朵你!离冬阳生气地看着郢慕朵的小动作带来的后果,冷哼一声便向火篝处飞去。

鹿飞亭三人冷冷的看了郢慕朵一眼后也纷纷尾随离冬阳远,留下郢慕朵一人呆呆地站在原地。

夜色之下,郢慕朵双手紧握成拳,秀眉拧成结,银白色的目光狠狠地盯着远走的离冬阳怀里的栀夏,银齿紧咬,不管你是谁,我都一定会让你后悔出现在我面前!

眼看着东方天空出现一抹鱼肚白,敏燕战队的一行人都围坐在一起,静静地听完了鹿飞亭的描述以后知道了事情的来龙去脉,得知灵熊暂时不会再来攻击的时候都松了一口气,所以并没有人怎么在意探知。但是千达战队不同,一直都处于紧张的状态,并以火篝为界与敏燕战队的人分开坐。

飞亭你说是她救了你?秋言双手叉腰站着俯视被离冬阳放在草地上的黄纱女孩,若有所思,未过育灵期,使用的幻技却可以迷倒两个人泉巅峰。这丫头不简单啊

的确不简单!刚刚坐在秋言身旁的中年男人摸着头嘿嘿地笑了两声,黝黑的脸上泛起一抹凸显的红晕,这女娃娃长得好精致!

哈哈整个敏燕战队都笑了起来,气氛显得诙谐轻松,惹得千达战队的人一阵羡慕嫉妒,但很快就又被郢慕朵凌厉的目光给逼了回去。

鹿飞亭好不容易止住笑,淡淡地应了秋言一声,坐在栀夏的身旁,紫眸浅浅地看着她,她的幻技也很奇怪,从来都没有听说过。

还有一点。离冬阳也坐了下来,懒懒地靠在鹿飞亭的背上,刚刚的快速赶路和帮栀夏疗伤输出的大量能量使他的身体有些吃不消,脸色也显得有些苍白了,她连问都没有问我们就可以准确地说出我们的名字,这说明她还会

占卜术!对不对?鹿飞亭笑嘻嘻地用手肘戳了戳离冬阳的后背。

不可能!占卜术是全夏焓懒散地坐着,一边漫不经心地插嘴一边玩弄着腰间的玉佩,说到一半又突然意识到什么似的,抬头看了看脸色不太好的离冬阳便噤声了。就好像有什么默契似的,敏燕战队的人一下子都全部安静下来,气氛显得有些尴尬。

风轻轻地吹过,拂过栀夏的黄色轻纱,掠起她的衣襟,天色慢慢地就亮了,凌晨的风夹杂着刺刺的冰冷。

是读心术。栀夏慢慢地睁开眼,墨眸咕噜噜地看着四周围着他的老老少少的脸,慢慢的撑着地面坐了起来,我会的,是读心术。

你早就醒了?!秋言吓了一大跳,连忙退后了几步,又惊疑地看着离冬阳。

离冬阳耸耸肩,无奈地对着秋言摇了摇头,我帮她疗伤的时候我已经精疲力尽了,真的不知道。

整个敏燕战队的气氛这才缓和起来了,刚才的中年大叔一个劲地盯着栀夏的脸看。

你叫祈愿栀夏?很少听说有这个姓的。秋言坐下来,脸色故作镇静地看着她,这个女孩醒来了却连他这个人柒中期都没有察觉到,身旁的停滞在人琪的薛琥(中年大叔)貌似也丝毫不觉,来历不明,很邪门,这是秋言给栀夏定下来的第一印象。

恩。栀夏淡淡地应了一声,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你们是百孤战团的吧?接下来,你们是不可能继续竞赛的了,你们要去哪里?

你从哪里听说的这些?秋言心里感到颇为惊讶。

那边那个棕色头发的男孩。栀夏浅浅地笑了一下,多亏他中午的时候对自己坦言相待,我不知道出去的方向,需要你们帮忙。

(未完待续)

上海远大心胸医院沈永强
安全减肥产品排名
滇南本草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