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豆瓣阅读的签约作者中

潜江历史网 2020-02-28 19:36:18

在豆瓣阅读的签约作者中,拂樱实在不算高产,至今只在平台上线过两部短篇小说和一个小小说。她在豆瓣阅读上发表的首部作品,是第五届豆瓣阅读征文大赛的参赛作品《新闻将在秋日死去》,这部将近四万字的短篇以网瘾戒断专题报道入手,牵扯了年轻新闻从业者面对利益和职业抱负的踌躇、传统新闻机构内部的勾心斗角以及关于网瘾少年如何与外界激烈抗争等诸多敏感议题。虽是新人新作却一鸣惊人,这部作品一举拿下第五届豆瓣阅读征文大赛“新女性故事:职业组”的优秀奖,以及该组别的特设单项奖“最佳女性角色”。

拂樱

在此有必要说说评奖规则。豆瓣阅读征文大赛的奖项设置,是每个组别分别设一名首奖、两名优秀奖,另设单项奖若干,因此这个“优秀奖”可并非我们一般认知的“安慰奖”,而是全组第二。而年初刚结束的第六届豆瓣阅读征文大赛,拂樱的新作《与风并驰》再次斩获重要奖项,被曾经制作过《如懿传》《虎妈猫爸》《辣妈正传》等热门电视剧的知名制片人黄澜女士评选为职业组的“特邀评委选择奖”。

拂樱硕士毕业于南开大学中文系,如今全职写作,写的却并非纯文学,而是类型小说。虽然如今她在豆瓣阅读上的代表作是职场小说,但最初写的却是武侠玄幻。拂樱并不否认自己就是刻意往类型小说家的方向靠拢,一是因为目前尚不能驾驭纯文学小说,二是个人审美倾向太强,不会去碰自己不感兴趣的题材。只是这些年来写作方向上的转变,把她自己也给吓了一跳:“这两年我竟然开始写大女主了,天知道我最初写武侠时根本没有女性角色,根本没有感情戏。”

全职写作之前,拂樱曾在传统媒体当过记者,这给她深入而全面的行业视角来观察新闻行业。读研时期,传统媒体的影响力一落千丈,舆论导向常常拷问记者的职业良知和去哪里找寻“新闻真实”,而正好硕士毕业论文写的是相关主题,整理论文资料时,她有了关于《新闻将在秋日死去》的最初构想。

《新闻将在秋日死去》

“我接触过很多非常优秀的新闻人,他们对于这个职业是有热爱和职业追求的。”尽管透露着对新闻行业的热忱以及对理想主义者的欣赏,但《新闻将在秋日死去》更多暴露的是现实的阴暗面,这当中有报社不同派系间的勾心斗角、饭局上的各怀鬼胎、职场上的权色交易等等,因为描写实在太过于露骨,以至于很多人都问过拂樱,故事是否取材自真实生活。对此,拂樱表示这些素材其实具有普适性,在哪个行业里都会发生。“可能是记者这个职业给我平台,让我可以更深更广地接触到社会更多层面。”

《与风并驰》

比起《新闻将在秋日死去》里刺骨的写实,聚焦女高铁工程师的新作《与风并驰》则显得格外戏剧化,并且不同于《新闻将在秋日死去》较为纯粹的职业性,《与风并驰》本质上是个披着职场外衣的言情小说。拂樱说,自己并不擅长写男女之间的感情,因此《与风并驰》成了她言情的练笔之作,小说中那些颇为“套路”的恋爱戏码,也都是有意为之。

尽管获得了黄澜女士的青睐,但拂樱还是对《与风并驰》的感情线不太满意:“女主角的感情线做得不太好,不够有工科生的人物特质。男主角还可以,我现阶段比较满意。可能在写出自己足够满意、技术足够纯熟的感情线之前,我还会多次重复这一练习。努力摸索套路、熟识套路,直至圆熟到让人看不出是套路,最后再跳出套路。”而之所以选择女高铁工程师作为创作素材,是因为有位好友就是高铁工程师,并且火车作为故事背景可以有很强的延展性:“无论是家长里短、举国大事或是群山野外,它都能触及,能完美符合我对这个故事的需求。”

据拂樱介绍,《与风并驰》的灵感来源颇为偶然,当时她正在写另一个故事,抱着电脑坐在床上构思之时,脑海里却浮现出另一幅和当前故事截然不同的画面:“一个一身板正衣服的女性技术专家,深受精英教育,面目严肃而骄傲,她和一个土呛呛的、流里流气没什么家教的穷男孩相遇了。女主角离开了自己熟悉的环境,进入了穷男孩的地盘……都市和荒野,包裹和自由。当时我一下子喜新厌旧,决定写它了。”

因为《与风并驰》是跨越作者行业的职场小说,势必要求创作前先做好严谨而详细的案头工作,拂樱为了创作这个故事,做了大量的实地走访和资料调查,而先前的媒体从业经验,则为她在观察社会和积累各行各业的人脉上提供优势。更幸运的是,她有位好友的父亲就是相关行业的教授,不仅列出参考书目,还帮忙联系同学进行专业问题上的答疑解惑。但拂樱还是表达了准备工作不够到位的遗憾:“很多资料是边写边查,如果我能有更多时间做背景调查,大概能有更好的代入感。”

第五届豆瓣阅读征文大赛,左四为拂樱

在这两部得奖的征文参赛作品中间,拂樱还在豆瓣阅读上发表过一个名为《忌日婚礼》的小小说,其实这也是个参赛作品,参加的是豆瓣阅读的“戏剧时刻”故事比赛。因为发表时间与《新闻将在秋日死去》的得奖时间挨得很近,这个故事的浪漫写意和前作的犀利写实显得大相径庭。登山、逝去的爱人、对旧爱颇具仪式感的祭奠,《忌日婚礼》很容易让人联想起岩井俊二的经典电影《情书》。但拂樱坦言目前并没想过这个故事如果被改编成电影会是什么样子,这个故事的意义在于训练自己高完成度地塑造一个不符合自己喜好的角色,并真诚地把他写出来,某种程度是跨越自己写作舒适区的一次尝试。“《忌日婚礼》的故事核我自己还挺喜欢的,它日后应该会做成一个长篇的番外吧。”

拂樱自称是个“沉默而二”的人,爱好却光怪陆离且多得让人瞠目结舌。“我爱好特别多,比如能一口气连续坐五遍过山车;大二大三时沉迷线上狼人杀,每天在线时间超过十小时;入坑BJD玩偶,又暂时脱坑;后来沉迷星象星盘,专门学习过,差点去英国考星象师执照……”她最近的业余生活,又被画画、养猫、养植物所占据,看到养的花凋谢或枯萎,她会觉得是自己养的植物得了抑郁症,并随它们一块儿难过。她承认,虽然爱好占用大量写作时间,但也不失为提供灵感和积累素材的好渠道。“我木星回归了巨蟹座,时而长时间在家发霉,时而出国乱窜,鲜少有平稳的过渡期。”

拂樱的业余爱好之一

对于喜欢的作家,拂樱则没那么“花心”和“见异思迁”。她称李贺为心头至爱,其余的心头好如金庸、毛姆、海明威、福楼拜、陀思妥耶夫斯基等,则和很多作者并无二致。“此外我还喜欢古龙,很喜欢花满楼和傅红雪……我还喜欢普希金和兰波。”但是对于她写作实践影响最深的,并非上述的任何一位,而是美剧和电影。“我拆解过《犯罪心理》的剧情结构,整整三季呢!”拂樱说到这里,语气透出满满的骄傲。

拆解剧情结构的能力,主要还是得益于中文系科班出身的专业训练为她提供了系统研究和分析作品的方法,而谈及目前的创作计划时,拂樱透露正在给一个去年写的都市奇幻长篇故事做收尾和修改的工作,同时新故事的初步大纲也已经完成,正在细化提纲,是个略带神秘色彩的都市言情故事。至于是什么支撑着她如此 澎湃的创作,她说:“我做梦都想在江南拥有一间小院子,这算不算写作的动力?”

治疗退行性骨关节病药物
衡水治疗白癜风方法
北京中医妇科医院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