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京城护城河畔是我最喜欢的

潜江历史网 2020-02-28 19:40:35


京城护城河畔是我最喜欢的,少了喧嚣,可以象幽魂一样晃荡在寂寥的河边儿,更可以面对着河水,扛着太阳沐浴在阳光里,享受龟晒壳的惬意。
于是,我可以专注地想一个人、想一件事、想这个、想那个,或者什么都不想,或者没有时空地把他们罗列来罗列去地一起来想,如反刍似倒嚼,今天接着昨天的,明天又延续着今天的;五十年的一瞬呀,象电影,更象电视连续剧,游来荡去的好玩极了。没有了诧异的眼光,没有了所谓的目的,尽是了那自在地悠然和痴迷惬意地情丝,身心及其地轻松。
啊!往事如歌,曾经的曾经,是那么地美好。
一个怯怯的奶面小男生,壮着下了八百次决心的胆儿,把一块左一分右一分积攒了大半年,到了八月十六才买的月饼,塞给了院门北口的红衣小丫儿。颤颤的心总算抖落了额头的大汗,却忘记了用嘴吸允那月饼留在手指尖儿上的余香。那也甜蜜,无意识地确暗合了“十五不圆,十六圆”的老理儿。
“哥哥”,“哥哥”
下班回来,我只要一拐进胡同口,对面大院里才搬过来、刚刚二年级的小妮,最不爱叫人的她,连她亲哥哥都不叫,却从那时候起,就把那甜甜的叫声都喊给了我。无所顾及,脆脆地纯;长大了,上初中了,有人的时候她就侧着身儿乜斜着眼睛盯着我,当我们对视的一瞬,她就开阖着小嘴儿把无声的“哥哥”传给我。晶莹的黑眼睛,长长的睫毛一忽扇,笑靥漾出了颜料似的,白白的小脸突地一下就红嘟嘟的了。急匆匆地卷吧卷吧每天都玩儿的跳绳,一弹一蹦地跑回家了;有时,街口一大帮学生在那里玩耍,便没了她,还纳闷呢?就在我拐进院子的一刹,甜甜的“哥哥”飞进了我的耳廓,小妮抡着跳绳等在我的家门口呢,随后便是欢快的脚步声,一溜烟儿。
“猴妮子”我在想,都亭亭玉立了,还是个就爱玩儿跳绳总也长不大的小娃娃。
那时候结婚,大都在家里办婚宴。门口搭个大棚子,拉煤盘灶,借屋子,借板凳,借盆,借碗,借筷子;买糖,买烟,买酒都还得托人办。幸亏有兄弟、同学、同事帮忙,那我这个新郎也累得‘不易洛夫’,找不着了北。
蜜月里,拜见亲朋,送烟、送糖、还礼没个完。
当一切趋于平静,我单独给猴妮子买的两大块‘义利’牌巧克力,一块5毛5呢,是当时最贵的。躺在我每天上班用的背包里,直到第二年的暑期溶化了。我就一直也没见着初三了的妮子,那甜甜的叫声也就渐渐地忘却了。
三年后,在我荣升“尿布光夫”十个月之后,步履蹒跚的儿子,才朗声不间断地强调着我的官衔“爸爸爸爸爸爸……
发自内心的喜悦根本无暇顾及居委会主任“咱们街道出了第一个大学生,还是清华的呢”的兴高采烈。
光阴荏苒,转瞬又是六年。想当官的欲望激励着我考取了成人大学,师生间很快熟悉起来。第二年的四月十日,一直感觉对我有点异样的班主任,把我叫到一边儿,让我起誓了三回——“绝对不跟任何人说”,才要我下午三点,去颐和园的画中游帮她去等一个人。
老师的信任怎敢怠慢。乘地铁,换公交,噌噌就进了颐和园,循着路标,疾步直奔约定地点。
“画中游”我看到了。拾阶而上的我,气喘吁吁,终于看到了横挂在红柱黄瓦、八角双层阁楼正中的牌匾,东西两侧是爬山廊相连接的两座亭子。捋腕看表,刚两点十分,早呢。
往上看,万寿山之上的佛香阁,巍峨耸立气势磅礴。苍松翠柏,迎春桃花,绿黄红,秀色葱茏。踏步爬山廊,一回身眼睛一亮,烟波浩淼的昆明湖尽收眼底。
“真美呀!”山之俊秀,水之澄碧,再加上皇家建筑的辉煌,令我荡气舒怀情不自禁喊出了声。
“哟”我看到了爬山廊东侧的亭子中端坐着一位黑衣女士,专注地看着书,似乎并未被我打扰,从来中规中矩的我,赶紧悄声、轻轻渡步到爬山廊西侧的亭子中。
靠亭细览:远处隔湖而望的涵虚堂、藻鉴堂、治镜阁雾霭缭绕,如瀛台似神话中的海上仙山;与其相连的十七孔桥,长虹偃月般倒映在水面上;银光闪亮的长河穿过高高拱起的玉带桥,靠东向南一直伸向天边儿;西侧是模仿苏堤、白堤而建的西堤,堤上六桥,形态互异,萦带南北且蜿蜒曲折犹如一条翠绿的锦带,紧紧地揽着浅蓝淡绿的昆明湖,生怕这块美玉飞跑似的,无尽的涟漪中荡着悠然的小船儿……
画中游,多么贴切的名字呀!眼光所及,那就是一帧、一帧的江南风景画儿:正面儿嘉兴烟雨楼之南湖水;侧面石舫,同南京的不系舟一样荡碎了无尽的波澜,承载的都是稳定和谐的希冀;西边,堤之外葳蕤中的灰砖灰瓦,活灵活现的水乡、村野情趣图,跃然在动呀!微闭双眼,柔桑拂面,豳风如画,比对着苏杭的美景感慨万千:乾隆爷眼中的画儿,咱看能不美吗?
时间淹没在美景里,“哟!都差一刻就五点了,怎么还没有来呀?”最烦人“不守时”的我“就等到五点,多一分都不等”心里盘算着,清清的花香和优雅的景色淡化了不小的愠怒。
“五点了!真可气!”我窜出爬山廊,疾步转身踏上了下山的石径。
“哥哥”,“哥哥”声音有点儿熟悉,分明是在喊我。
“没有别人呀,难道是那个黑衣女士?我这么早就到了她怎么不理我呀?真气人!”我回到爬山廊,刚要发问,就听黑衣女士说:
“还不错,能等我两个小时,不过我等你可等了11年加14 天半了呢呀!”
“是妮子,怎么是你?这是怎么回事儿呀?”我来到妮子跟前,拉起一直端坐的她。
“呦嗬!怎么长这么高呀,1米75?”
“1米76。不认识我了吧?”妮子顺从地让我打量她。
“从身高我是绝不会想到你能这么高,窈窕淑女啦!模样还和以前一样,比小时候更俊俏了,眼光儿还是那样有神儿。哎,让我等的是你吗…?你怎么认识我们老师呀?”,“还得问你,你怎么一下子就消失了呢?怎么又跑这儿出现了呀?”
“等会儿再回答你的为什么吧,先答应我叫你的‘哥哥’吧,以后就不叫你了,哼!”
“哥哥”,“哥哥”,“哥哥”,“哥哥……
甜甜的喊声不容我答应,长长地延续着,饱含真情。猛然她一把搂住我,将头伸到我的脸侧,“哥哥”,“哥哥”,“哥哥……”渐渐地小下去,小下去,变成了呢喃。
我有点不知所措,不断地叫着:“妮子!妮子!妮子!妮子……她撼动着我,声音很小却不容置疑地命令我:“别出声!别动!
啊!哥哥呀!好哥哥,让我发发狠吧!”分明感到她双手紧紧地勒住我是要合成一个人呀,两行热流顺着汗衫领子烫着我的前胸后背……
“妮子!妮子!妮子!妮子……
“还妮子!妮子!妮子!妮子呢,到现在都不知道我叫什么?姓什么?”妮子接着说。
“你说,我心里一直要赶走你,你怎么就不走呀!一个一直都不知道我是谁的人,却长期地占据了我。每天早上醒来,喊上一句‘哥哥,今天我能见到你’才能爬出被窝,去上学、去等你;即便是后来不想见你了,乃至现在工作了也都要喊出那句程式了的话,才能起床去上班。”妮子接着说:
“晚上,我的眼前出现了:一笑,嘴角下边儿的两个酒窝儿和一个单眼皮儿、一个双眼皮儿那双帅帅的眼睛,肺腑地喊出‘I哥哥’才能入睡;夜半醒来,一声‘I哥哥’就又能甜甜地睡去……
“别笑我!别笑话我!你别笑话我!我的好哥哥!”
“没,我没……
我呆了,愣了,扭头看她。她也抬头看我,两个鼻子尖近在咫尺,我分明嗅到她那发自心里的气息。
“别闭眼,看着我,看着我!”她说。
“对,就这样,就这样,就是这双眼睛,就是这双眼睛,啊!早就印在了我的心里。你知道多少年了吗……?哼!我不告诉你。”
妮子身子往后一退,左手扶着我的肩胛,右手扽着她风衣的右胸部说:“看这儿。”一双白线绣的眼睛很显眼。
她又拎起她的背包:银灰色的背包绣着一双粉色的眼睛。
“看这儿。”她打开她看的书的扉页,天蓝色、一笔而就的、只有一双眼睛、一张嘴的漫画与我是惟妙惟肖。“告诉你吧,我所有的书本上,都有他。看这墨水的颜色,都是专门为画他买的。”
“为什么要画他呢?”我问。
“我从八岁就开始画他了,不管是萝卜还是白菜,反正是我画的画上,都有一双眼睛。”妮子说: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那时每天都想见到你的眼睛,就每天在你家门口等你下班回来。怕别人说,就假装玩跳绳。一直到你结婚的前一天,12月17号。”
“你喜欢我?”我认真地问。
“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是喜欢什么的。只是在17号知道,搭棚娶媳妇的是你时,我蒙了,晕了,就想找到你。看着送嫁妆的车来了,看着你们家开的一桌桌酒席,唯独没有见到你。你妈看我总在那里徘徊,以为我想要喜糖呢,给我兜里装了三回呢。十三岁的我,拧拧地楞是等了你一宿。那时,我跟我奶奶住一起,早上她醒前,我必须回家,假装刚起床。当我跟我奶奶说‘去上学’再来等你时,你已经去接你的新娘了,我真的没脉了。懵懵懂懂地上了15路车,也不知道、倒的什么车,来到了颐和园。”
“我绕了一大圈,看好了玉带桥,仿佛从那儿就能找到我的归宿:圆圆的桥拱、河水中的倒影,分明就是朝夕期盼的眼睛在眨动”,妮子接着说“我想我站在最高端,喊一句‘I哥哥’就飞进我终生向往的眼睛,真美——哥哥结婚,我住进了他的眼睛,真美呀!”
“我花光了我所有的钱、 毛 ,反正也不用回去坐车了。大冷的天,没吃早饭也没吃午饭,愣是不冷也不饿,空肚喝了两瓶‘北冰洋’汽水,买了 包仁丹糖。”我不再打断妮子的诉说。
“当我含完了最后一粒仁丹糖,在我起飞的刹那,一双大手死死地抱住了我。后来,她把我带到了这里,她用她的故事,撬开了我的嘴;用她的经历,把我引回了现实;她的学识、她的真诚,唤醒了我。
我特没出息,一下就饿的不行了。”妮子嘿嘿地笑笑。
“她带我赶忙去了饭馆,八两加一个——我一下开了25个包子,喝了 碗馄饨。 25成了她对我的昵称。”
“晚上,她送我回到奶奶家,并且一直陪了我两个星期,寒假我是在她家过的。她就是你现在的老师,我们成了最好的朋友。她从不对我说不,却又能让我‘乖乖地放弃死拧和倔强,回归理性’。她的一句‘你要想让他另眼看你,你就上大学,最好上清华!’真的促进了我。”
“呦!咱们街道出的那个清华的大学生是你呀?”我惊异地看着她说。
“嗯。其实,考上大学没什么难的,只是朦胧的年龄,别朦胧了就大都能成的。她轻松地说。
“而我则不同,唯有感激你呀,是‘要你另眼看我’激励我考上的呀。你结婚能造出一个名牌大学生,多棒呀,你!”她退后三步,深深地鞠着躬,“傻妮子这厢有礼了”沿用着我对她的称呼,把‘了’字音拉的长长的,那眼睛一乜斜,我再次看到了那熟悉的眼神儿,只是多了盈眶的水,是揶揄?还是……
她弯腰时,咧开的风衣露出洁白的运动衫,那双眼睛,红彤彤地绣在右胸上。
嘿嘿,她含泪的笑,更是妩媚。“又看到我的眼睛了?”
“你的?”我反问。
“去!”她破涕,做个鬼脸儿,端端地说:
“又看到我绣的眼睛了?实话告诉你吧,除了一处,他遍布在我所有的用品中。”
“哎,人家纪念章都戴在左边儿,你怎么把他绣右边儿了呢?”我问。
“右派不是坏蛋吗,那坏坏的眼睛,只能在右边儿!”
“嗷,那这么坏的眼睛,还绣他干嘛?看着怪烦的。”
“不!”她斩钉截铁并庄重地说:“他填满了我有生以来所有的闲暇,冲走了我所有烦恼呀!”
“你喜欢这双眼睛?”我问。
“我奶奶走了以后,家里问我要什么,我只要了我奶奶的燕牌缝纫机——那上面满是我小时候的涂鸦,而刻的、画的最多的就是眼睛。现在房子宽敞了,缝纫机却紧紧地挨着我的睡床。暑热和寒冬的长夜,没了睡意的时候,我还会仔细端详和使劲抚摸那稚嫩而深情的‘杰作’;咂摸和笑骂:傻…傻…傻……
“唉!我可一直都把你当成小娃娃。”我打断她说。
“今天是我生日,而你是你们老师给我的生日礼物。”妮子换了话题,接着说:
“我那时最怕你不按时回家,又确实没法儿跟你说,就整天都祷告‘不许你不按时回家’。街灯亮了,还没见到你,便回家匆忙扒拉完饭,刷刷地划了完作业,再设法儿让奶奶早点躺下,好赶忙去等你。”
“等我?”我惊疑。
“是,每次都等的!从我认识你,到你结婚前的12月17号,你一共有24天没按时回家,我等了你24回。”
“阿?”我惊异。
“别阿,我等着了你4回呢。你可能根本没往心里去,我的日记里,可有准确的时间和等着了你的欣喜若狂。有两回,是夏天的晚上,你见到我就训斥‘这么晚了还不回家’,我就‘屁颠儿、屁颠儿’地回了;有一次是雪夜,我在你必走的禄长街口等你,当你看到寒风中瑟瑟的我时,嗔怪我‘这大冷的天儿,还出来玩儿?’我确第一次知道了你大手的温暖!第四次,是你结婚前的半个月,你喝多了,当你东倒西歪地出现在街口,是我把你扶回了家,也深深地记住了,酒气的恶心和你面红耳赤红红的眼!看这儿,绣的倍儿象吧。”

共 6546 字 2 页 转到页 【编者按】小说描写了一个少女懵懂的爱情,“哥哥”的一又眼睛伴随了她整个的生活。在她还没有能力说爱的时候,“哥哥”娶了别的女人为妻,这让少女差点丧失了生活的勇气。也是这样的打击激励她奋发学习考上了清华大学。多年后当他们再度相逢时,少女向“哥哥”倾诉了衷肠,她告别了少女的爱,开始了她新的生活。小说致力于人物的心理刻划,善于在富有特征性的细节中,揭示人物的内心活动和精神状态,语言朴素,结构严谨,耐人寻味。欣赏阅读。问好作者!【编辑:蓝心儿】儿童吃的止咳药
下肢静脉血栓的治疗
宫颈炎怎么治好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