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地不葬第三十八章宫廷往事位置位置

潜江历史网 2021-01-25 09:48:24

天地不葬 第三十八章 宫廷往事

甬道修筑的高大宏伟,毫不显逼仄,仿佛是一道连接来世的大地回廊,斜斜向下,直插大墓深处。

“烧火棍,你干什么吃的,再亮一点!”

墓内的黑暗无孔不入,穷极目力,以泣血葬力加持,也根本看不出几米远。

“上仙,你肉身受创,后面的狂徒快追来了,本君负责殿后行不行?”奔行中,五焰魔君嗫嚅道,“我不怕那赶尸道,真不怕他,大不了一死!”

“不行,要死给我死前边儿去!”

孔琼楼连踢带踹,把一万个不情愿的五焰魔君轰到最前面开路,他不是不怕,是更怕前面的未知。五味真火释放到极致,再加上三色火尖枪,果真就如一根人形蜡烛,派大用场。人鱼高举龙珠,僧尼祭出眉心舍利,想尽办法照明!

“公子,你的伤势如何?”人鱼仙子寸步不离左右,恨不得钻进他怀里,“上古人王倾举国之力,活葬自己,图什么?他会不会就是秘境的主人,万一醒了怎么办?”

“喷大哥,咱回去跟叶尸体拼命吧,俺滴娘这也太黑了!”

“汪,不能回去。”神獒吠道,“本尊曾与那只黑虎大妖交过手,险些被吃掉。连黑虎都被炼成行尸……”

乱了,乱了,一切都乱套了!

有关秘境的所有猜测,都是孔琼楼根据有限的信息臆测出来的。知道的越多,迷局反而越陷越深。管他是不是秘境之主,管他是死是活,都只能硬着头皮闯到底:“放心,死不了。就是需要时间疗伤,水煮鱼,把你那莲花给我一瓣。”

他问人鱼仙子讨来一片莲花,将那上面的菩萨手印牢牢记下后,就尝试着咬住莲花边缘,看样子是要吃。虽是观音大士踩在脚底的莲台,但莲花本就可以食用,如今要想弥补体内流失殆尽的葬力,这是最简单直接的办法。

……女菩萨肯定爱干净,不会不洗脚。

“大喷子,会死人的!”猴子叫道,“咱们现在的肉身,如同蚂蚁,上古神莲蕴藏的精华却好比明月,比毒药都毒!”

云门文鉴和念慈齐齐附和,不想看他做蠢事。

“呸!”

孔琼楼费劲撕扯几下,暗啐一口,莲瓣上面除了口水,没能有留下一点牙印。嚼上去,像是煮不烂的兽皮,就算有心激发里面的海量精华也办不到。

他又将堵住坛子的布团拿开,把莲花塞进酒坛里,一阵乱晃:“坛子兄,来来来,喂你吃好吃的,你只要给我留点儿就行。”

公子不是急疯了就是累傻了,竟然跟酒坛称兄道弟!

“好好好,我蒙上眼睛不看,你快吃。”

没有动静。

孔琼楼只好放弃,当他把玉净瓶和杨柳枝装进去之前,酒坛还能时不时往外吐点灵液。现在它好像还上脸了,挑食不说,还一点儿都不肯往外吐!

“嘘……”

甬道很深,这些古人就是爱瞎折腾。他们顾忌后面的叶狂徒追来,是以前进的速度并不慢,等于是蒙着眼睛愣闯,但大墓仍不见底。蓦然间,队伍最前面的五焰魔君猛的停住,回身让大家噤声,好像有新情况!

五焰魔君蚊声道:“听!”

黑暗中,有人低语,那是一个带着些许娇柔的女声。

“妾闻天子者,天下之表也。公侯者,一国之仪也。是以明王之制,使男女不亲授受,坐不同席,食不共器,异巾栉,所以远之也!”

古话成风,语焉嘤嘤,听上去彷如凤鼓鸣琴,但也不是对孔琼楼等人所说。

“殿下,你虽丢了太子大位,却仍是我大楚神朝的王子,国之仪表,位列公侯之上。孟嬴是王后,此生只侍奉大王一人。殿下应尊我一声‘母后’才是,切不可纵乱亡之欲,犯诛绝之事!”自称“孟嬴”的女子,似弱实强,铿锵不让。

她说话的句式与今人不同,不过连三头神獒也隐约能听懂。说了那么些,翻译过来其实就是——我是你后妈,别碰我!

大楚神朝?!

王子?

王后?

……上古人王的老婆和儿子?!

旋即。

一个年轻男子的声音也跟着响起,颇含惆怅:“孟嬴,我们注定要在一起,我知道你心里有我。当年,你是为了我才远嫁大楚。要不是费奸臣向父王进谗言,你早已是我的人了,只是我的!”

“芈建,快住口!”

大楚王后声音慌张,压低声音厉斥:“费大人身为太子少师,尽心辅国,深得大王宠信。若不是他向大王进谏,孟嬴绝无今日之尊,殿下请自重。而今,大王虽将你废了,立我儿芈珍为太子,但珍儿年幼,日后正需要费大人那样的重臣辅佐。你也毕竟还是大王的子嗣、珍儿的大哥,切莫要忘记自己的身份。”

“哼!”

芈建的语气对自己的人王父亲充满不屑:“什么样的老子,本是帮儿子娶亲,却因为贪恋未过门的儿媳美色,就抢来做自己的老婆?孟嬴,我要跟你在一起。这辈子,下辈子,下下辈子……亿万里江山我可以不要,永生和大道都可以不求。但芈建求你,跟我一起远走高飞吧!”

沉默……

“殿下莫说痴话,能去哪,珍儿又怎么办?”大楚王后的声音转而凄婉,道:“大王设宴百官,不忘召你回朝,说明当年忤逆之事,已不放在心上。本后不在身边侍奉,大王恐怕要派人来寻了,殿下进去拜见时,一定要谨言慎行,好自为之。”

隐隐有互相拉扯的声音,芈建好像拽住了王后的衣袖不肯撒手,带着哭腔哀求:“孟嬴!!!”

“放手!”

孟嬴惊怒交加,极力想要挣脱。

宫廷往事,无论放在上古还是来日,从来都不缺少祸乱宫闱和棒打鸳鸯的戏码。

只言片语便足以让人分明,大楚王后孟嬴与被废掉的太子芈建,两人好像有故事。本来郎情妾意,但就因为女的长得太漂亮,被那人王老爹横插一脚,夺子之所爱。然后,媳妇摇身一变成了后妈,还给他生了一个同父异母的弟弟,这他娘能找谁说理去?!

上古人王……未免太不地道了。

两人语速很快,但声音却好像就在孔琼楼等人眼前。

近到了即便在如此黑暗的环境中,双方也该看到彼此才对。可五焰魔君身上的火苗“呼呼”直窜,人鱼手里的龙珠也举得更高,别说人了,连鬼都没有一只,像是空气本身在发声!

前面,站了两只看不见的上古苦命鸳鸯鬼。 后头,缀着一位不灭道体的赶尸人。

怎么选?!

情急下,孔琼楼悄悄示意他们几个,把身上所有的光源都灭掉,尽量向甬道侧壁靠拢。进退维谷,那他索性不进也不退,先将大家隐藏在黑暗里,走一步看一步。弄不好,叶狂徒追来后直接跟两只鬼怼起来,就再好不过了。

可,凡事总有例外。

“人家都给你爹生娃了,你咋还不撒手?!”

二傻的声音浑如惊雷,冷不丁在他们身边炸响:“呃,跟后妈拉拉扯扯的,被人看见了好吗?”

拉扯的声音顿时停滞,死寂惊人!

芈建‘咦’了一声,质问道:“谁,是谁那里!”

一鸣惊鬼!

然后,身周的黑暗便开始淡化,仿佛褪色的水墨卷,脚步声更加清晰,像是吵醒了什么!

再然后,大伙都疯了!!!

“我、我他娘捅死你!”五焰魔君身上刚熄灭的火苗瞬间复燃,目眦欲裂,挺起火尖枪就捅向二傻心窝,却被二傻子以手中闪电格住,一下将他踹飞出去。猴子二傻不登榜,却与孔琼楼一样是坑货,战力完全碾压。

二傻暴吼,杀机大盛:“大喷子,他想杀俺,你管不管!”

孔琼楼若不是双臂有伤,也恨不得一箭射杀他:“我管你姥姥!!”

别人害怕了都知道闭嘴,可二傻子越是怕的厉害,话越多。

但已没有时间留给他们起内讧,这段甬道变得通明大亮,眼睁睁看着身边由虚无化生出两位古人。一人倾城,凤冠霞帔,霞光绕体,那玉样容颜足以祸乱苍生;另一人伟岸,锦袍加身并向最终获胜玩家发出邀请,胸前刺一头霸道古兽,呼之欲出,整个人散发出君临天下的姿态,却颊带热泪!

大楚王后挣脱开芈建抓住她的那只手腕,一理妆容,换上了母仪天下的威严:“尔等何人,胆敢擅闯郢都王宫,脖子上长了几颗脑袋才够砍?!”那几个家伙在美眸逼视下,就像犯了错的孩子,齐齐扭头看向孔琼楼。

大楚王后也转头看他,带着几分被人撞破的心虚,等待回答。

孔琼楼脸色顿时涨红,也变得不知所措起来,一半是因为怕,还有一半则是因为美。

太美了!

仿佛看一眼便是亵渎,之后,整颗心里再也装不下任何女子。他忽然理解了上古人王为什么会跟自己的儿子抢老婆。

猎得佳人如此,可渡万古良辰。长生志了,大道也滚,就是老天来抢,亦不相让!

大楚王后蹙眉,催道:“你们是什么人,快说!”

我们是什么人?说了你也不知道啊!

“找死!!”

芈建王子浑身上下英姿勃发,与树洞内的情形完全不同,根本不像是鬼该有的样子,当场就要将他们格杀!

孔琼楼急中生智,嘶声大喊:“且慢!我们是、我们是……我们是好人!”

莱芜专治白癜风的医院海口医院哪家治疗男科好拉萨白癜风好医院

四川成都丙肝西安阴道炎治疗哪家好昆明哪家治男科医院好

株洲白癜风治疗
TX品牌
广州男性功能障碍哪家好
友情链接